航天信息(600271.CN)

蚂蚁金服下注5.1亿 财税赛道新秀诺诺科技竟无牌违规销售金融产品

时间:20-07-14 19:40    来源:新浪

原标题:被蚂蚁金服下注5.1亿的财税赛道“新秀”诺诺科技竟无牌违规销售金融产品!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app

蚂蚁金服斥资5.1亿元入股一家财税领域的初创公司浙江诺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意图在该领域扶植一支能够有力对抗腾讯京东系的力量。然而,这家公司竟然无牌“裸奔”,违规销售此前已经被明令禁止的金交所产品,而且在被媒体曝光后迅速下架相关产品,试图消灭违规证据,但最后还是留下了破绽。

日前,蚂蚁金服旗下投资平台耗资5.1亿元,入股一家年利润仅30万元的财税领域初创公司诺诺科技,再次加码财税领域布局,在该领域与腾讯京东系形成更为有力的对抗。

这家因为蚂蚁金服加持而被动暴露在聚光灯下的公司,却很快被发现无牌销售金融产品,其中包括高风险、不透明、从2017年开始即被明令禁止并遭多轮清理的金交所产品。

然而,违规遭曝光后,相关产品很快被下架,相关稿件也很快被删除,如同一切从未出现。不过,该公司官网上尚未删除干净的蛛丝马迹,仍然清楚地显示着此前的违规事实。

蚂蚁金服5.1亿元入股,巨头财税领域之争加剧

近日,蚂蚁金服再次加码财税领域的布局,旗下投资平台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上海云鑫”),入股浙江诺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诺诺科技”),以5.1亿元认购诺诺公司4250万元的注册资本,持股比例为17.53%,原大股东航天信息(600271)持股比例由78%降至64.33%,仍为控股股东。

公开信息显示,诺诺科技成立于2017年12月,其业务平台诺诺网是一个财税金融服务平台,主要提供三类服务,包括与电子发票开立、查验相关的发票业务,与企业记账、税务申报相关的财税业务,以及贷款、投资等金融业务。

根据本次交易披露的详细信息,这家成立不足3年的公司目前仅能实现收支平衡,几无利润可言。截至2019年12月31日,诺诺科技经审计的资产总额为3.18亿元,净资产为1.59亿元,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61亿元,但净利润仅为30.62万元。

相比之下,上海云鑫此次入股出手相当慷慨,将为诺诺科技带来大笔资金。按照交易约定,上海云鑫5.1亿元的交易对价分为两部分,其中4250万元作为增资计入诺诺科技的注册资本,余下的4.675亿元则作为溢价全部计入诺诺科技的资本公积,也即原始股东并未从本次交易中套取任何现金。根据上海云鑫出资额以及持股比例测算,目前诺诺科技的估值约为29亿元。

上海云鑫以三倍于净资产的价格,获得这家净利润仅30万元的公司不到20%的股份,表明蚂蚁金服在加码财税领域的布局。早在2018年5月,蚂蚁金服就已经参与了噼里啪智能财税的B轮融资,但投资金额不及本次,而且这家公司与诺诺科技业务层面上也存在差异性,主要侧重于记账报税,以及公司注册、变更等服务。

而加码布局本身也意味着财税领域的巨头之争在加剧。2018年3月,腾讯系公司入股大象慧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大象慧云”),大象慧云与诺诺科技不仅同属财税领域、业务层面颇多重合,而且有一个共同股东——航天信息,两者均为依托航天信息在财税方面的多年积累而建立起来,只不过诺诺科技由航天信息控股,而大象慧云由航天信息与京东系公司联手成立,京东系在其中起主导作用。而随着蚂蚁金服入局,显然两家公司将成为巨头财税领域之争的前线,这或许也是蚂蚁金服斥巨资入股的关键原因。

无牌售卖金融产品,被曝后迅速删稿、下架产品

相比大象慧云,诺诺科技除了相似的发票、税务等业务外,更值得关注的是它还有包括贷款、理财在内的金融板块,这或许表露着更大的雄心,但同时也暴露了严重的缺陷。

日前,获得蚂蚁金服巨额投资的消息公布后,诺诺科技引发了一波关注,但很快其金融板块“诺诺金服”被指违规代销金融产品。据称,诺诺金服存在违规代销金交所产品,以及在没有取得资管产品代销牌照的情况下代销平安银行的类货币基金产品。

其中,金交所产品指的是投资区域的“债转类”和“票据类”产品,据页面介绍信息,两类产品均由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简称“天金所”)提供,诺诺金服客服对两种金交所产品的解释是诺诺方面仅为天金所导流。但天金所客服则表示,诺诺金服与天金所产品系统已经对接,关于在平台上如何购买产品的流程问题需要咨询诺诺客服,并补充道,诺诺金服为其代销,如果产品出现风险问题,天金所及诺诺金服双方均会为用户负责。

然而,爆料文章很快被删除,而立即登陆诺诺金服官网,货币基金产品还在,但已经无法完成正常的注册投资,而金交所产品,则无论是主要起展示作用的PC端,还是实际完成投资流程的移动端,均找不到任何直接信息,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如同从未出现。

但事实上,诺诺金服官网上尚未删除干净的蛛丝马迹,仍然证明着金交所产品的存在,而且也部分印证了上文中天金所客服关于诺诺金服扮演角色的解释。

图片来源:诺诺金服官网图片来源:诺诺金服官网

诺诺金服官网理财公告栏显示,诺诺金服曾在2019年7月31日及2019年8月6日,接连发布两条天金所系统升级的通知,内容基本一致,均为提醒用户,天金所系统将升级,升级期间天金所产品的注册、登陆、充值、提现等交易可能会受影响。这表明,至少在去年7月份,诺诺金服就已经上架了天金所产品,而且两者的合作关系或许不仅仅是导流,因为导流只需提供跳转链接即可,不需要进行系统对接。

金交所产品风险高、不透明,明令禁止互联网销售

而诺诺金服之所以在未下架金交所产品时,对于合作模式遮遮掩掩,进而在被曝光后迅速下架,是因为金交所产品因其高风险性及不透明性,早在2017年即被明确禁止在互联网平台销售。

2017年7月,发生在互联网资管巨头陆金所平台上的一场罕见的“挤兑”风波,即与此相关。彼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刚刚下发《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简称“64号文”),要求各互联网平台停止与各类交易所合作开展违规业务,其中主要针对的正是金交所产品。

此后,包括京东金融、苏宁金融、腾讯旗下的理财通等在内互联网平台,纷纷下架平台上的金交所产品,而同样下架部分产品的陆金所,因为叠加另外一些负面传言,竟然很快酿成了一场小型的“挤兑”风波,陆金所债转专区的转让信息一天内一度曾多达2万余条。

而2018年4月,互金整治办下发的《关于加大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简称“29号文”),对于互联网平台涉足交易所产品做出了更加严格的限制,不仅重申互联网平台不得为各类交易场所代销相关产品,而且将“引流”作为变相提供代销服务,一并纳入禁止范围。

之所以严格禁止,一方面是在强调金融业务须持牌经营,金交所产品本质上属于资管产品,而发行和销售资管产品均须相关牌照;另一方面,金交所产品的底层资产大多是非标准化的债权资产,产品形态或者是基于这些底层资产的收益权转让,或者是私募性质的定向投资计划,通常都有着较高的投资门槛,以及投资人数不超过200人的私募上限要求,而互联网平台代销这些产品时,一般都会通过拆分的方式降低投资门槛、扩大投资人数,将产品销售给不合格投资人,这无疑大大加剧了投资风险,而且为了不引起投资者的疑虑,互联网平台对于此类产品底层资产的介绍,往往含糊其辞,总体而言信息极不透明。

因此,为了规范金融活动以及保护普通投资人,监管部门从2017年开始即明令禁止并多轮整顿互联网平台代销金交所产品,强调开展资产管理业务必须取得相应牌照,而诺诺公司无牌裸奔违规代销金融产品,显然是明知故犯,如果不是因为蚂蚁金服的加持而被动暴露在聚光灯下,或许这些违规行为仍然会不为人知而继续存在,现在虽然诺诺公司已经下架违规产品,但相关产品存量规模有多大、风险有多高,投资人对风险是否真的知情,其实都仍然值得追问。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逯文云